您的位置:首页 >贸易 > 正文

广东分发挥国有资本带动作用 吸引社会资本“凤凰”飞向乡村振兴事业

盛夏的清晨,阳光明媚,鸟语花香。走在村间巷道上,依稀能听到排污管里生活污水“哗哗”流动的声音。这里是湛江市遂溪县,在国家开发银行广东省分行的金融助力下,全县镇村污水处理工作正全面推进,一幅“河畅、水清、岸绿、景美”的美丽乡村画卷展现在人们眼前。

金融服务乡村振兴,不能单纯倚赖金融市场“无形的手”,更需要政策性金融“有形的手”呵护托举。当前,广东正通过充分发挥国有资本运营的带动作用,提高政策性保险保障水平,扩大开发性金融、政策性金融信贷支持等举措,绘制出一幅政策性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长卷。

国资种下“梧桐树”引得社会资本“凤凰”来

距离白云机场仅三公里的凤和村,池塘波光粼粼、绿树繁花夹岸而生,旅客、村民闲适地漫步于巷道间。

然而,原本的凤和村空心化程度比较严重——一边是国际航空枢纽的繁忙喧嚣,另一边却是古老村落的凋零衰败,对比尤显突兀。如今,观光旅游、特色农业和航空产业配套逐渐建立,年轻人更愿意回乡在家门口就业创业,空心村也慢慢“实”了起来。

凤和村向美丽乡村的蜕变,正是广东充分发挥国有资本带动作用,打破资金制约瓶颈的真实写照。

2019年9月,恒健控股公司出资50亿元组建广东美丽乡村振兴发展产业投资基金(下称“美丽乡村基金”)。“以基金模式联动政府和企业,以国有资本撬动社会资源,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,搭建美丽乡村振兴发展平台,调动各方力量共同投入到乡村振兴。”恒健控股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,基金设计了三层结构,实现了两次资本放大。

国有资本种好“梧桐树”,充分发挥资本运营的带动作用,吸引一批社会资本“凤凰”飞向乡村振兴事业。

以美丽乡村母基金为引领,恒健控股公司积极对接产业资本、当地政府投资平台、市场化基金机构以及银行、保险等各方资金,设立地市子基金、产业子基金、各类专业子基金,形成乡村振兴基金群,基金总规模已达到130亿元,通过带动社会资本,已实现了超过1:2的资金带动比。

同样值得一提的是,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(以下简称省农业基金)为省外优质资本来粤投资现代农业提供切入点——8只专注于投资广东生猪养殖产业链子基金,引入跨国企业、省内外农业龙头企业、知名上市企业及产业基金等优质出资主体近10家,实现募集规模超过40亿元。

“以省农业基金为纽带和切入点,各路省外优质资本纷纷展开在广东地区的现代农业产业投资布局,预计未来将带动近500亿元以生猪养殖产业链为核心的增量规模在广东落地。”省农业基金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政策性保险护航

“保险+”支农效应逐渐凸显

“每逢台风季节都担惊受怕,现在有了政策补贴的保险就放心了。”6月17日,广东首单政策性海水网箱风灾指数保险落地湛江,海水网箱养殖户张大叔获得人保财险湛江市分公司提供的150万元台风灾害风险保障,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。

鲜有人知的是,湛江渔业总产值虽排名全省第一,但该地海水网箱养殖户却长期面临“参保无门”的困境。政策性海水网箱风灾指数保险的落地,则开启了湛江保险业护航蓝色经济的新篇章——与传统保险依据损失核定赔偿不同的是,指数保险只要超过阈值,不需要核查养殖户损失,直接赔付,效率更高。

在广东,农业政策性保险高质量发展态势良好,支农惠农成效日渐凸显。数据显示,今年1至7月,全省农业保险保费收入25.41亿元,同比大幅增长83.87%,保费增速仍居全国首位,参保农户507万户次,同比增长19.52%;支付保险赔款10.92亿元,同比增长66%,受益农户52.35万户次,同比增长33.1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进一步拓宽政策性农业保险服务领域,广东积极创新多种“农业保险+”模式,支农效应显著提高。

——在肇庆,“生猪活体抵押+保单增信+银行授信”助农融资新模式累计支持发放贷款过1亿元。

——在河源,“农业保险+经营贷”“农业保险+保费贷”等模式下,参保农户可根据个人征信及农业保险投保信息,线上申请贷款。

——在茂名、梅州、揭阳等地,“防返贫”综合保险为建档立卡脱贫户提供风险保障,支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。

“‘政银保’利率低、免担保,大大缓解了我们的还款压力。”开平绿皇农牧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,其公司获得390万元农业“政银保”信用贷款,生产规模得以扩大。江门“政银保”贷款利率不高于6%;保险保费为贷款总额的2%,其中农业经营主体承担1%、政府扶持专项资金补贴1%。“该产品以政府农业产业政策为导向,农业经营主体购买一份保证保险,保险公司提供信用担保,由银行向农业经营主体发放贷款。”一位熟悉“政银保”的人士介绍,除江门外,佛山、湛江等地政府、银行、保险为创新破解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问题,均开展了农业“政银保”产品创新探索。

开发性金融、政策性金融“活水”下乡

“增城项目涉及区域广、建设内容多而杂、城乡二元结构特征明显,相关政府和企业探索创新支持模式的道路其实并不顺利。”2019年底,增城被列入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广清接合片区之一。国开行广东分行客户一处张淼琳回忆道,彼时最为棘手的问题,是如何在不新增政府债务的情况下,找到合适的市场化投融资模式。

项目团队很快意识到,想要打通银企合作的“任督二脉”,必须量身定做一份综合金融解决方案。经过“蹲点式调研”和多方沟通,其最终确定运用“统筹项目、统筹还款来源、统筹信用结构”融资模式,一揽子解决单个项目融资面临的借款人实力弱、还款来源和信用结构不足的问题,为增城区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基础设施提升项目(一期)授信70亿元。

窥一斑而见全豹。《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鼓励开发性、政策性金融机构在业务范围内为乡村振兴提供中长期信贷支持。在广东,它们深入广袤农村,托举一个个乡村振兴项目,绘制出一幅幅美不胜收的乡村振兴画卷。

——在韶关,农发行广东省分行对5个县(区)的村镇生活污水和垃圾处理工程PPP项目授信金额总计21.88亿元,支持可铺设管网达250余万米,解决了2900多个自然村的污水排放难题。

——在汕头,“开发性金融+省国资+地方企业”拧成一股绳,全力支持汕头潮南区峡山大溪流域截污工程。去年,国开行广东省分行与广东省国资委形成战略联盟,支持省属企业下沉市县,有效解决乡村建设中普遍存在的“小马拉不动大车”的瓶颈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未来将有更多开发性金融、政策性金融“活水”流向广东乡村振兴的广阔天地。

8月4日,广东省乡村振兴局专职副局长梁健与农发行广东省分行行长吴飚在《“十四五”时期深化合作协议》上签名——这是广东省乡村振兴局成立以来,首个与金融机构就乡村振兴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。根据协议,双方将围绕推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、推进农业现代化、推动乡村建设行动等3个领域、17个方面开展紧密合作。

“我们将以农村厕所革命等领域为切入点,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打造一两个金融服务乡村振兴样板,创建一两种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新模式,继续争当服务乡村振兴先锋主力模范。”吴飚说。

■记者手记

发挥好政策性金融作用是乡村振兴应有之义

进一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,接续推动脱贫地区发展和乡村全面振兴,发挥好政策性金融的作用是题中应有之义。

长久以来,支农资金回报率较低、风险较大,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金融的供给。一般而言,农村金融资源价格高于工业,但农业投资回报率较低,这就抑制了农业融资需求,造成农村金融发展相对滞后。

正因如此,政策性金融显得尤为重要。依靠国家力量建成的政策性信贷、保险、基金、担保等机构,不仅能为金融支持乡村振兴“托底”,而且能有效“引领”商业机构、社会资金进入乡村振兴领域,从而为金融支持乡村振兴构建可持续性的发展机制。

实践已经证明,有了国资基金的引领,更多的社会资本愿意加入到支持乡村振兴的事业中来;有财政资金的“加持”,商业保险公司可在政策性农险领域大有作为;开发性金融、农业政策性金融“敢做”的项目,商业银行可以更加安心地跟进……

未来,应进一步加大对政策性金融的支持力度,一个更加完善的政策性金融体系,将使政策性金融机构更加高效地介入和参与乡村振兴事业,为金融支持乡村振兴工作打下坚实基础。

关键词: 国有资本 带动作用 广东 社会资本 凤凰 乡村振兴

热门资讯

最新图文

资讯播报